王地
  郭美美倒了,速度堪比她飆紅時。這個被紅會會長趙白鴿稱為“三天毀掉一百年”的姑娘,一夜之間的倒掉,讓人覺得可恨可悲又可嘆。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她確實是個悲劇人物。如果看到她的家庭背景,這種感受更加強烈。郭美美的生父有詐騙前科,大姨曾因涉嫌容留他人賣淫被刑拘,舅舅曾因販毒被判刑,母親長期經營洗浴桑拿等項目……毫不誇張地說,這是一個“問題家庭”。在如此環境成長起來的郭美美,會受到怎樣的家庭教育可想而知。無論家庭還是學校,都放任並等於拋棄了她,於是她在各種問題的夾縫中野蠻生長。
  在郭美美這個問題少女畸紅並倒掉後,我們該思考幾個問題:一,為什麼郭美美會紅?其實,說白了,是時事造就了郭美美,是躁狂的社會風氣成就了郭美美。換作王美美,趙美美也一樣會紅,但前提是必須具備幾個關鍵詞:“乾爹”包養、網絡炫富、問題慈善、豪賭、性交易。這幾個詞哪一個單拎出來都是尖銳的社會議題,而郭美美,憑著她的無知與無畏,敢於集這些刺激議題於一體,再加上媒體熱衷追腥逐臭逢迎大眾,非理性的網民把郭美美看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假思索地將“仇官仇富”等泄憤情緒傾註郭美美一身,在網民和媒體的一再簇擁下,助其登上轟動全國的大事件頂峰。
  原來個人成功是靠勤奮和努力,現在挨罵也能紅。這正常嗎?有人想紅,有人願捧,像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太正常不過了,存在即合理。說這話的人,您已經加入了非理性網民行列,或者說,已然成為一名無良看客了。這也是郭美美事件要反思的第二個問題:我們的理性哪兒去了?冷靜哪兒去了?
  炫富的輕薄、無聊的炒作,儘管現在證明與紅十字會並無干系,可一個個虛構的故事、臆造的信息,漏洞百出卻依然被很多人追捧和轉發,為什麼?這還不得不說到互聯網的特性。與現實生活中人們身份的公開性和真實性不同,網民在互聯網上一般無需顯示真實身份,這種“面具”特征使得網民敢於在網上自由發表意見、看法和主張,但同時,也由於這種隱匿性和“把關人”權力的弱化,使網絡中充斥著各種虛假信息、不良信息。郭美美的一個微博認證“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瞬間讓無數網民的非理性情緒爆發,圍觀、泄憤、無緣由的責備,不負責任不顧真相地謾罵,到頭來發現,其實跟他本人一毛錢關係沒有。
  網民集體狂歡夠了累了,郭美美炫富也一戰成名,而最受傷的,還是“躺著中槍”並仍在流血流淚的中國紅十字會。你說紅會冤不冤?真冤。因為它確實對百年紅會的信譽產生了極為惡劣的負面影響。但如果說僅憑郭美美一人就壓垮了公眾對紅會的信任,恐怕也高估了這名炫富女的能量。有人說,郭美美就是問題土壤上長出的奇異花朵,挺貼切。正是因為類似紅會等公益慈善組織潛在這樣那樣的不透明不公開的問題,才會偶然跳出個郭美美,一下子就引爆了網民的情緒炸葯包。此後紅會作了很多澄清努力,始終難以徹底擺脫質疑,原因也不複雜,在浮躁的網絡空間,郭美美“代言”的恰是紅會存在的問題。從這個角度講,紅會說冤也不冤,郭美美事件算給紅會提了個醒,自媒體時代下的慈善工作,更要處理好與公眾之間的關係。無論是善款吸納還是公眾參與,都應該更加獨立、公開、透明和高效。
  也許,獨立與透明,才是紅會未來改革必須跨過的兩道坎。邁過去,縱使有百個千個郭美美,我自巋然不動;而郭美美本人,以及那些以郭美美為標桿的人,在未來很長一段日子里,都需要學習如何寫好大寫的“人”字。  (原標題:郭美美倒掉,需要反思的還很多)
創作者介紹

xvglqehcv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