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項創新發明使永暑礁海洋氣象觀測站在國際海洋觀測領域脫穎而出
  
  李文波(右)和戰友一起開展科研
  文/圖??羊城晚報記者 王普??通訊員 高毅 楊波
  高溫、高鹽、高濕的南沙島礁是他的家,他深知守礁責任重大,任憑風吹雨打、烈日炙烤,20年堅守不離不棄。20年來,他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供了140多萬組水文氣象數據,向世界展示著中國軍人的風采;20年來,他用忠誠書寫青春的無悔與壯麗。
  他,就是被廣東省委授予“南粵楷模”榮譽稱號的南海艦隊南沙守備部隊氣象工程師李文波。??
  在9月30日頒獎晚會上,正在南沙執勤的李文波沒有到場領獎,他通過電視深情地說:“礁盤雖小,卻代表著國家主權。為了祖國的利益,哪怕讓我在南沙獃上一輩子也心甘情願。”
  多次使艦船脫離險境
  1985年,李文波大學畢業,他主動放棄到國家機關工作的機會,毅然到海軍東海艦隊當了一名海測技術員。1991年6月,正在籌備婚禮的李文波得知南沙群島選調水文氣象專業幹部,主動提出了申請。新婚第5天,他就趕往南沙守備部隊報到,成為南沙守備部隊第一批大學生幹部,負責海洋水文氣象觀測。
  南沙常年高溫高濕高鹽多颱風,素有“太陽海”之稱,環境條件十分艱苦,而且交通不便,供給困難。1992年,李文波登上南沙永暑礁執行任務。礁上工作條件簡陋,觀測站缺設備、缺教材、缺骨幹,可以說是一窮二白。為了建好氣象觀測站,李文波帶領氣象分隊想方設法將氣象觀測場、預報室等10多個場點逐一進行升級改造,安裝了氣象數據接收系統等先進設備。
  南沙氣象複雜,強對流空氣活動頻繁,如果預報不准,就會給戰備巡邏、物資補給等帶來極大困難,甚至給值班艦船造成危險。李文波帶領分隊總結出準確預報天氣變化的規律,為值班艦船和守礁部隊提供了準確的氣象參考,多次使值班艦船脫離險境。
  2007年12月,李文波發現風向、風力和海況出現了異常狀況,他立即趕到氣象預報室,仔細查看分析近期氣象傳真圖,最後得出強冷空氣急速南下的結論,並及時向礁領導彙報,建議值班拖船出港避風。
  數小時後,永暑礁海域颳起了9級大風,港池裡涌起了3米高的巨浪,由於拖船提前出港,及時有效地避免了重大安全事故。
  麻繩綁身戰颱風測數據
  為了把每一次觀測、每一組數據搞精準,李文波堅持對每天的觀測數據、每月的數據報表、每年的數據彙編,反覆進行比較核對,從不放過任何一個標點、疑點和小數點,或者再細微的異常,也絕不放過。
  2009年8月,他發現永暑礁水準點地基出現裂紋,意識到這有可能影響到南沙地區所有潮汐觀測數據的準確性,於是立即向上級建議進行複測和校準。徵得上級同意後,他帶領分隊官兵忍受烈日暴曬、海水浸泡、被珊瑚和海膽刺傷的惡劣作業環境,在長達3海裡的距離上,主動加大測量密度,堅持每10米測一次,每個數據都反覆測幾遍,前後僅用了5天時間,就把水準點的誤差準確無誤地校正過來。
  今年9月份,颱風“海鷗”正面襲擊南海海域,永暑礁港內驚濤駭浪,別說是到氣象臺測量數據,就是在室外站穩都很艱難。李文波硬是讓分隊官兵用麻繩綁住自己的身體,爬到了樓頂氣象臺測量數據。他說:“氣象條件越差,我們越是要把數據測量得準確無誤,這樣才能給國家氣象部門提供可靠的依據,才能使颱風給人民群眾帶來生命和財產安全風險降至最低。”
  正是憑著這種對工作精益求精,他連續23年觀測數據無差錯,觀測站上報數據的質量年年被評為優等級。
  23年觀測數據無差錯
  海洋氣象分隊每天觀測了大量的水文氣象觀測數據,每月需對這些數據編製水文和氣象月報表,進行統計和計算。以前都是由人工完成,由於數據量龐大,經常出現人為錯誤。為此,李文波自學計算機知識,設計了程序化的水文氣象月報表,每月只要輸入原始數據,就會自動生成報表,大大節省了人力,也大大提高了資料的準確性。
  20多年來,李文波等人累計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軍內外氣象部門提供水文氣象數據150多萬組,創造了連續7300多天無差錯的記錄。
  這些年,李文波帶領氣象分隊搞了20多項小發明、小製作、小革新,使觀測工作的質量效益得到了有效提升,使永暑礁海洋氣象觀測站在國際海洋觀測領域中逐漸脫穎而出,倍受關註。如由於測量夜間海水蒸發量,所用的儀器和方法難以操作,而且誤差較大,李文波經過反覆摸索和試驗,研製出了一套自動滴註式蒸發測量裝置,使問題得到了很好的解決。
  李文波還帶領分隊幹部編寫出版了10多萬字的《南海水文氣象觀測教材》,成為南海艦隊水文氣象觀測專業通用教材,從此結束了南海海洋氣象業務培訓沒有專業教材的歷史,先後培養了60多名專業骨幹,其中50多人次榮立三等功,2名被評為全軍先進水文氣象工作者,2人獲海軍優秀專業技術人才獎。
  舍“小家”為“大家”
  李文波的妻子家庭條件比較好,在老家有著穩定的工作,當親友知道他在南沙工作條件艱苦時,多次勸其轉業,說既可以結束夫妻兩地分居,又可以回老家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但他不願放棄剛剛起步的南沙水文氣象工作,反而說服妻子隨軍到湛江。
  由於常年守礁,李文波難以顧及家庭,其間先後有6位親人去世,都未能趕回家盡孝。2005年9月,母親病危,他回到山東老家探望,準備好好儘儘孝心。一周後,李文波接到趕赴南沙守礁的命令,他二話沒說,當天跪別母親返回部隊。結果,第二天就傳來母親去世的噩耗。他站在開往南沙的軍艦上,對著老家方向大喊:“娘,兒子對不起您了。”等他守礁回來,再次回家探親時,母親墳頭上已經長滿了青草。
  結婚23年,李文波有10個春節在南沙島礁上度過,幾乎沒有好好照顧過一次身弱多病的妻子,沒有參加過一次兒子的家長會,更沒有帶妻兒外出旅游過。
  南沙守備部隊工作23年,李文波先後31次上南沙,往返南沙62次,海上航渡460多天,累計守礁103個月。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守礁生活,使李文波患上了頭暈耳鳴、風濕疼痛等多種病癥,尤其是關節炎發作時,上廁所、下樓梯都需要人攙扶。即便是這樣,每次換班他都主動要求執行守礁任務。他常說:“我深愛南沙,只要南沙需要我,我就是倒也要倒在南沙礁盤上!”
  作為80年代初期的大學生,李文波的同學有的成了國家部委領導、大型企業高管或社會知名人士,還有一些同學移民海外。一次大學同學聚會,許多大學同學對他長期在南沙當一名普通技術員感到不解,有的同學主動提出要幫他調到大城市,但他都婉言謝絕。他說:“南沙確實苦,可它再苦也是祖國的一部分,總得有人來建設它、保衛它。我是一名南沙衛士,只要身體條件允許,我願長期在南沙幹下去!”編輯:何平  (原標題:“守礁王”李文波20年堅守觀天測海險境救船)
創作者介紹

xvglqehcv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